月出照兮,佼人燎兮/世界文学/东方/MUGEN/月姬/龙族/泛灵论/Joker/灰烬使者/终极之M/埃勒里·奎因/阿加莎·克里斯蒂/新本格派/绝对中立


我听说,十九二十世纪间,有个美国人,卡尔·V·安德,俄亥俄州生。
(——美国人又怎么样。柏拉图悠然道)

我看见,安德受聘《纽约太阳报》,十六年,后来,在《纽约时报》,工作,一年一年二十年。
(——近四十年又怎么样。柏拉图闭目道)

我证明,安德,根据埃及古墓、象形文字,判断四千年前,尼罗河畔,发生一起弑君案。
(——推论正确又怎么样。柏拉图燃起雪茄道)

我亲聆,安德和蔼可亲打电话去普林斯顿:“哈啰,艾森哈特博士,您的文稿上,将宇宙的半径,算成了直径。”
(——博士认了错又怎么样。柏拉图用力吸了一口烟道)

我目睹,安德给亚当斯教授挂电话:“日安,教授,您把爱因斯坦的讲稿...

{ 2018-11-13 /2 }
 

在一个漆黑的夜晚,莲子一个人走在回宿舍的小路上。

六道辻石碑上还依稀攀附着青苔,江户时代残喘遗下的石板路歪歪斜斜,脚底踩下时如履冰,让她惊觉好像没了生息,悔不该在此地歇脚。

因为,相传六道辻是冥界的入口,冥界,却是死人歇脚的地方。

匆匆下山,天空仍下着雨,此刻她已经湿透。电车早就停运,只好一路冒着雨奔跑,昂贵的计程车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。

今晚注定将是一个不眠的夜晚,不是因为离学校尚余多少步路,而是因为,她目睹到了一场诡异的车祸。

一辆疾驰的汽车迎面撞到了一个女孩——那个女孩当时正不慌不忙地,跑到马路中央停了下来,面对汽车没有一点闪避的意思,就这样,汽车撞到了女孩的身上。如果只是这样,...

{ 2018-11-01 /4 }
 

不连续镜像


(-5)
夏至,虫蟒渐盛。
“三维不可压缩navier-stokes方程解的存在性与光滑性…μ(t)=e^(t△)·μ0+∫e^(t-t')△b(μ(t'),μ(t'))dt'……”
莲子在靠窗的位置上,端着笔记本奋笔疾书。突然,她所坐的巴士车身晃了一下,水性笔趁势在纸上划过一道长长的曲线,脱手飞到一边去了。
思路又被打断了,她锁着眉。
“莲子同学,给。”
旁边紧挨了一头金发,温雅的声音把笔递了过来。
莲子抬头,对上一双水蓝色眼睛。
好像……是那个叫什么赫恩的医学系新人吧,多半是课题组丢来凑数的,理论上她没见过几次,对方的态度却是挺熟悉自己。
她默不作声夺过水性笔。
“到了,”前面传来女驾驶员的声音...

{ 2018-11-01 /4 }
 

“那都是很好很好的,可是我偏不喜欢。”

李文秀策马回中原,这一场没有结局。而白马已经很老很老了,但终究能够回得去。你深深爱着的却爱上了别人,有什么法子?

一吟泪双流。

{ 2018-10-03 /1 }
 

某次凌晨和人的讨论,更是让我加深了对理论至上者的厌恶,甚至那半桶水的讨厌程度也得往后排一排
你说伽达默尔的“要求读者与作者的视域融合”、讲到主体的消解,当我反驳的时候依然语气笃定,就好像美国学术界作品中心论的新批评方法被一脚踢出了文学界。
结构主义在修辞和语言学的推动上确实无出其右,但这也派生了它意图“简化”文学文本忽略具体阅读的缺陷,甚至不能从《House of Leaves》这样的实验小说里找到什么内在规律。
一切是因为文学理论仅仅是建立在实践经验的逻辑概括,因为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种文学理论能够得到学术界一致认同。没有任何单一的理论能诠释全部。这都是小事。
让我思虑极多的是他居然没有意识到——文...

{ 2018-10-02 /1 }
 
1 2 3

© 椿溟 | Powered by LOFTER